首页 / 兴发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方言
发布时间:2022-01-06 来源:内蒙古能源 作者:孙丁

近日,从电视上看到我的承德农民老乡“守山大叔”于新伟在《星光大道》《开门大吉》等节目中大受欢迎,从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训练的他一口“播音腔”我倒没觉得有什么惊奇,我们这里的人都这么说话,这就是方言。

从小,生活在承德山区里,不知道大山的外面是个什么样子。那时了解外面的世界只能通过“戏匣子”和电影。“戏匣子”里说的话和电影里的人说的话的都是和我们同样的话,看外国电影(译制片),外国人也在说着和我们一样的话,我就觉得全世界都在说着同一种话,也就是我们村里人说的话。

那时,我不知道中国有很多种方言,更不知道世界还有多种语言。上初中之前,我最远到过六十里地外的县城,没有听过我们小县之外的人怎样说话。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普通话,而我和我的老乡都在不知不觉中说着普通话。当然,承德普通话中也有着一些土话,比如把“我们”叫做“往蒙”,把“你们”叫做“拧蒙”,把“他们”叫做“汤蒙”。后来,村子里也偶尔来过走亲戚的对于外地人,觉得他们说话怪怪地,我们都对其统称为“侉子”,也就是说:除了我们当地人之外的人都是“侉子”。后来我才知道,承德是“中国普通话之乡”。

八十年代末,我考上石家庄电力学校,一下子从小山村来到了省会城市。宿舍的人来自保定、邯郸、沧州、衡水等地,我惊奇到一个河北省竟然有这么多的方言,甚么他们老乡之间快速地用方言交流,我在一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
如今,工作三十多年了,也到过大半个中国,在我们村里都认为我是个见过世面的人。参加了全国性的活动时,主办方介绍我是蒙古族人时,全场许多人惊呼:你的普通话说的怎么那么好(那么中、那么管、那么粘、那么得儿),我说:“我出生在承德,只有蒙古族血统,我不会说蒙古语呀。”

我遇到过说着各地方言的人,也喜欢学各地的方言,跟各地的人在一起,我会用方言和他们交流。比如在火车上,我会用方言跟周围的人聊一路,他们都会把我当老乡。我们家门口有一条街是卖菜的,卖菜的来自天南海北,我买菜时总爱和他们聊天,他们不忙的时候,也乐于有人跟他们聊天和我打听一些事儿,和他们聊着,我就能跟他们用他们的方言聊得红火热闹,分别的时候,他们都会塞给我一把香菜或者两棵葱三头蒜,以示对老乡的关照。有个同事家是保定的,他妈妈来给他看娃娃,我和他妈用保定话聊天,他妈妈都以为遇上了他们村的狗蛋儿。

遇上生人,只要他一开口,我就能说出他是哪儿的人。也有猜错的时候,比如遇上一口京腔的人,我会说:“您是北京人吧”,他嘿嘿一笑:“我四东北那疙瘩的,搁北京年头多了”这不是我的问题,而是这哥们口音“串”了。我和一内蒙人聊天,他惊奇地说“你这个个泡咋介会说内蒙话哇”。和大同人聊天,他说:“你这个枪崩猴,说你不是大同人,我都不信。”

承德人说普通话的底子,学哪里的话都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责任编辑:滕斯达


上一篇:
下一篇: